棋牌捕鱼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普济桥边梦无涯
作者: 闵济林  信息来源: 选自《爱我天长》  发布时间:2014-05-09  浏览次数:

普济桥边梦无涯.jpg

古老的铜城镇从远古而来,从汉代吴王刘濞(bì)造铜钱的古老传说中而来。浩茫的苍穹之下,它像一首古老的歌谣,传唱着千年的沧桑和历史的辉煌。而清澈的铜龙河就像一条玉带轻拂于这座古镇,她娴雅宁静,树阴照水,两岸葱茏。年少的我经常相约小伙伴,光腚下河,像条快乐的鱼儿在铜龙河里游来游去,心旷神怡地倾听蛙鼓阵阵,鸟鸣啾啾。微风掠过,颤动的水波揉碎了树木的倒影,我能感觉得到铜龙河水轻柔的抚摸。

有时独自爬上岸来,把头枕在岸边的茵茵草地上,什么都可以想,什么都可以不想,便觉得自己是只快乐的小鸟,追逐蓝天上的白云一起飞向远方……就是这条秀丽的铜龙河,人们可以乘舟过高邮湖,扬帆越大运河,直达长江,但又是这条铜龙河顽皮地阻隔了铜城古镇的南北交通。

于是河需要桥,如果说河是桥的身躯,那么桥就是河的臂膀,拥抱由此发生,沟通接踵而来,河便是情,桥便是爱,有情终需有爱。一个以挑水为生的凡夫俗子曾省三,却以一个诗人的情怀, 读懂了人世间万事万物永恒的主题,他捧出一生肩膀上压出的血汗,带领善良的人们,开始成全多情的铜龙河,赐给它独特的普济桥!尊桥在上,铜龙河从此悄悄地把普济桥的影子印在心底  ,而普济桥也欣赏着铜龙河,它俯身而就,倾听着铜龙河四季的絮语,沐浴着铜龙河醉人的心香……童年的我经常光着脚丫,叭哒叭哒地在虽已伤痕累累却还有着渡河意义的普济桥上跑过,亲昵地拥抱在日机的轰炸下桥栏上唯一幸存的憨态可掬的小石狮,神秘地抚摸那块千古绝唱的“桥上桥”浮雕。当我看着父辈们逢年过节都来礼拜普济桥,祈求赐福的时候,我已经朦胧地意识到,普济桥在古镇不是一般的建筑。

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,慈母为我精心缝制了一个小书包,我怀揣严父的嘱托,蹦跳着沿着弯弯的铜龙河岸,踏着普济桥的脊梁,走完了三年高小,从此心中的梦想少了几分幼稚,多了些许感伤:中学的憧憬、文革的喧嚣、插队的迷惘、教书的无奈和建筑行业中的打拼……当我能够借助这座神奇的桥,曲折地走完一条古老的维扬古道时,我便踏上了成熟的台阶。 正是这座普济桥 日后给了我许多的睿(ruì)智与灵感,让我懂得人生何尝不是一条涓涓的河流,它需要坎坷磨难作桥,才能顺畅越过。普济桥让我对生命产生许多的遐想、联想和幻想,以至我离开普济桥之后仍为心中的梦想一直努力向上。

就这样,独特的普济桥倾听了近两个世纪铜龙河的流水低吟。今天,当我怀着眷恋的乡情,回到阔别二十八年让我魂牵梦绕的生我养我的千年古镇,当我爱抚着童年曾给我梦幻无数的普济桥时,当我怜视着童年曾给我欢乐万千的铜龙河时,我痛心地发现,梦中的铜龙河、普济桥早已风情不再,悠韵无存!长年累月的风吹雨打,普济桥早已淡却了原来的风貌,即便它们经受住了日月的磨损,也抵抗不了人为的伤害。太平军曾砍下桥墩上的龙头龙尾,日寇的飞机曾炸飞栏柱上的石狮,文化大革命曾凿毁多少美丽的浮雕。这些童年和青年就让我听到看到并切齿的野蛮行径虽已不再,但人为的损害依然在延续,老铜龙河秀丽的身姿早已被污染淤塞,她即将被今天的人们所埋没……无助的普济桥继续带着心中的裂痕在秋风中倦望,世纪的脚步普济桥还能踏上多少深深浅浅的足迹?历史的巨卷普济桥还能写下多少轰轰烈烈的篇章?它是否会最终带着曾省三的绵绵牵挂而一起付之东流?

上一条: 名人与胭脂山 下一条: 天长桥文化赏析
主办单位 天长市委宣传部 皖ICP备:13017952号-2
投稿信箱:ahtcxww@163.com联系我们:0550-7771220
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、建立镜像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0-7771220 举报邮箱:tcswxb@163.com